阡陌流魂·千鬼
这里千鬼
混乱剪刀手+小学生文手
准四党不定期失踪,明年四月见
略微cp洁癖
目前沉迷凹凸圈
偶尔回顾文野圈
安雷无差,瑞金only
双黑太中,太乱最爱
慎fo
乐于推蓝手
常推
安雷/雷安/瑞金/太中/

【安雷】打BOSS的感觉怎么样?

※给梵吐的生贺~梵吐6.1生日快乐~稍稍迟到了抱歉 @横滨交际草
※设定是梵吐的弑神者pa PV 条漫
  
文/千鬼
    
  
“噗!”炽热的橙黄色激光点爆了斜掠而下的龙形怪物的右眼,安迷修飞扑进了右前方的楼中,踹开了碍事的房门,急急忙忙得向着另一侧的窗户移动着。
 
“轰——”
  
摇晃的灯盏砸落在了安迷修的脚边,墙体似被捏碎的豆腐块飞速地坍塌着,来不及了,安迷修飞速地扫了了一眼所在的房间,左侧五米,卫生间,希望别塌,他由衷地期望着。
  
蜷起的身体挣扎着推开挡在前方的石板,万幸这个角度使砸下来的石板成三角支撑起了个狭隘的空间,安迷修长出了口气。爬出废墟,他扭头看了看龙形的罪魁祸首,战争进行到了现在,这些怪物的体积也越加了庞大了。
  
轻微震动从手腕上传来,安迷修无奈地开启了终端,不用想他都知道是谁发来的讯息。果不其然,雷狮那张总带着三分邪魅七分嘲讽的笑脸出现在了终端屏上。
  
“呦哦~还没挂啊,安迷修。”
  
“很抱歉了恶党,让你失望了,我活得好好的。”
  
安迷修毫不在意地接口道,这种没营养的对话每天都在上演,他举起左手的凝晶补了一枪,冰蓝的激光带着极低的温度将晶核冻至碎裂。
  
“C区应该也只剩那处‘巢穴’了吧。”

深邃的紫眸似带着利剑,通过悬浮在空气中的荧幕似安迷修为无物直射远方。
  
“嗯。”
  
“医院集合。”
  
雷狮简易地定下了集合的地点后就果断地切断了联络,这种擅自决定无视他人回答,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断联的做法还真是他一贯的海盗作风。
  
<<<
  
一成不变的灰色,破碎的水泥块四散地落着,被砸地龟裂的道路下究竟是什么也没有人去一探究竟,生命的禁区又有谁敢于踏足?
  
不过这次却有人踏上了这片废墟,并往更深处飞速地移动着。
  
灰色终于不再是统领这方世界的主宰了,巍峨的山耸立,带着如同剥落油画的,黑褐的,龟裂碎块,为这副空荡荡的画卷添上了一笔,即便这一笔不甚美丽。
 
雷狮躺在山脚废弃的医院屋顶,看着灰蒙的天空,战争将人类所生存的范围无限的压缩除了寥寥无几的几个区域,其他地区不是神占区就是污染区。

“雷狮!”腐朽的铁门被暴力地踹了开来,电子锁在失去了能的支持后成了最牢靠的也最无用的封锁。
  
“呦哦,我们的骑士大人也这么粗暴啊。”被喊到名字的人侧过枕在手臂上的脑袋,戏谑地看着显然奔跑过来还未平息的安迷修。
  
“……”
  
门边的安迷修僵了一瞬,没好气地边走边道:“你以为这是谁的错!”
 
这么大的人了,却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乐忠于捉弄人,甚至于越发地变本加厉,安迷修在两米开外站定,他不得不同意雷狮长了一副好皮囊,战火的洗礼倒是让他越发锋锐,眉眼之间再也找不出一丝稚气。安迷修的目光游移着,最后撞进了紫色的星空,无论是哪个星球都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星空了,更别说是如此的耀眼,一种对自由的向往,一种对自我的坚信。
  
“看够了吗?”
 
“没。”安迷修兀自地笑了起来,心情大好移开目光观察起了剥落土层下的金属。
 
难得被噎着的雷狮蹭地站了起来,拍了两把粘上的灰,往停在一旁的“羚角号”走去。
    
“走了。”
  
<<<
   
“打BOSS的感觉怎么样?”
  
躲过了砸落的石块,雷狮一边后撤一边耍着嘴皮子,步枪射出的激光直击向山洞左侧已然机械化的山壁,电流顺着导体将整个山洞照了个雪亮。
 
“不怎么样。”
 
流焱炽热的激光将袭向自身的石头熔化成了岩浆,一滩滩地掉落在地面发出滋滋的声音,安迷修手持着双枪,薄荷绿的眼眸冷冷地锁定着面前的怪物。
   
他,是为了守护而战,守护人类,守护绿地。
   
神的使者震怒地扇动着翅膀,比起之前杀死的那些怪物,它更加地接近巨龙,冒犯神的人类是要受到惩罚的,它掀起了飓风,试图振翅直冲云霄,给这些无知的蝼蚁降以神罚。
 
“安迷修!”
 
覆盖着石块与泥土的地表被掀翻了一层,安迷修半跪在地,膝盖下是冰冷的金属,缺乏摩擦力的阻碍作用安迷修被狠狠地往后推了数十米。
 
“该死。”再往后,他非被吹出山洞摔下山崖。雷狮看了眼自己身后十米处的悬崖一把扯下了脑袋上的头巾,三两下绑死在了自己方才自己所抓住的铁棍——山壁的机械化并没有山体完全。另一端在自己手上绕了两圈,他现在由衷地希望雷王星皇室的纳米纺织技术是合格的。
 
三,二,一。雷狮狠狠蹬了一下机械化的山壁,伸长的手臂尽力地捞了下把。
 
“……安迷修你这次真的得感谢你那个黑乌鸦般的袖章啊。”雷狮感受着手中有些油滑的羽毛,有些嫌弃道,“快点,让那个该死的怪物停下来!”
 
抬起的凝晶命中了怪物的翅膀,激光的穿透性被厚厚的鳞片全数挡下,只在翅膀上附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晶,被扇动翅膀一点点地崩碎掉落。
 
“没破防。”安迷修皱了皱眉头,看着夹在漫天碎石土渣的晶莹冰渣,抬起流焱打算再来一枪。
  
“等等!”
  
腾空的怪物被交织的金属钢条阻拦了下来,星球的自卫系统固执地加快了进化的速度,残余的石块正转化着形态填补缝隙。
  
跌落的怪物摇晃着撞晕的脑袋愤怒地嚎叫着,巨大的竖瞳满是暴戾。不听话的都要毁掉。
 
“上面!”
  
安迷修和雷狮对看了一眼,助跑后蹬着杂乱排布的金属几个借力倒吊在了洞顶。
  
橙红的极热激光与冰蓝的极寒激光一前以后地命中了怪物的头顶。留下一块因稳定骤变布满着细碎裂纹的鳞片。
 
“GAME OVER。”雷狮单肩扛着步枪,擦着怪物巨大的脑袋命中了位于裂缝鳞片上端的金属,刺目的雷电在怪物撞上来的同时爆开,传导了整个山洞,彻底炸碎了那块鳞片。
 
“安迷修,结果它。”
 
极热的激光带着灼烧的热感透过失去护卫颅骨将脑浆焚烧殆尽。
 
“轰!”
 
“啪!”

“呃?”
  
伴随着怪物坠落的震动,单靠着腿部力量悬挂的安迷修终于受不住电击带来的抽搐感摔了下来。
     
不用说,这又是雷狮可以拿来好好嘲笑一番的题材了。
     
  
End.
 
PS:我真的对自己的脑洞和文笔绝望了orz,真的真的把梵吐的弑神者pa写得糟糕透了,其实本来我只想好好的写一次打斗,结果写成了什么玩意。因为缺乏详细的设定所以有部分算是我自己的私设吧,具体设定还是以梵吐公开的为准。至于安迷修的袖章我是以PV上后期的人设图为准的。

评论
热度(9)

© 千陌鎏(准四党不定期失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