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流魂·千鬼
这里千鬼
混乱剪刀手+小学生文手
准四党不定期失踪,明年四月见
略微cp洁癖
目前沉迷凹凸圈
偶尔回顾文野圈
安雷无差,瑞金only
双黑太中,太乱最爱
慎fo
乐于推蓝手
常推
安雷/雷安/瑞金/太中/

【瑞金】经年(上)

※古风,半架空
※BGM:鱼玄机
※这文的灵感真的来自BGM,不过这篇文是HE是HE是HE!!!重要的事说三遍。
※六十分题:礼物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红尘一刹那,这一世的繁华
不过由春到夏
由真变作了假,造化终虚化
人间岂能安得,双全法*
  
  
 
 

阳春三月,白雪再染杨柳堤。
 
灞桥之畔柳低垂,飞絮白雪纷扬扬。一曲笛送往来客,说不出的悲意。
 
“公子,你已在此待了数日,这些日子潮湿还是担着点好。”说话的少年约摸十五六岁,灿金色的与他前面那位公子有几分相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家兄弟。
 
“无妨。”金任由着侍从箭头抚去了发间粘上的柳絮,手中把玩着的笛,也不过是那人几年前随手削下的一节竹子做着逗他玩的罢了,“在三日又是一年清明时。”
 
“公子莫不是想秋大小姐了?”箭头凑了上来,金色的瞳眸中满是好奇之色。
 
“就你调皮,倒还猜起了主人的心思。” 金抬起手,轻轻弹了下箭头的脑门,嘴角荡起一抹轻笑,“是也不是。”
 
>>>
 
十年前的腥风血雨,一朝之间掀翻了武林格局,连带着朝堂之上也出现了不小的动荡。然,这对于总角之年的孩童来说,整个江湖朝野的崩塌,也比不过被熊熊烈火焚尽了的亭台楼阁。
 
有人死,也有人生。
 
生死轮转。
 
>>>
 
“姐姐,姐姐!这里有个人!”
 
>>>
 
“别在跟着我了!”杨柳河堤旁,白发少年郎无奈地转头。
 
“格瑞!格瑞!”金发少年如一阵旋风掠过,稳稳地停在了格瑞身前,“别不理人嘛!明明是我先发现你的!”
 
“……我没有不理你。”
 
“你都不让我跟!”金撅起嘴,插着腰儿一副此路是我开的模样,稳当当地挡住了去路。
 
“我还要练剑。”格瑞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雕龙刻凤的剑鞘,那是他醒来后身上带的唯一东西。
 
“练剑练剑!天天就是练剑!这大好时光的。”金抬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看这花红柳绿,春花烂漫,怎的浪费在练剑上呢?”
 
顿了顿,格瑞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
 
哪来的春花烂漫,不过那漫天飞舞的杨柳絮儿倒也是另外一副美景。真倒是陌上柳絮倾似雪*。
 
格瑞抽了抽眼角,收回目光:“走了。”
 
这般说完,他便三两步绕过金向着既定的地点走了过去。
 
“诶诶诶——”金僵着脑袋,咔咔地跟着格瑞转了过去,“格瑞等等我啊!”
 
总角之年,言笑晏晏。杨柳堤旁,金发少年郎在三月白雪中追在那白发少年的身旁,像摇着尾巴的金毛犬儿,一丝也不得停歇。一闹一静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
 
“好久不见,格瑞。”
 
长亭外,古道边,那白发少年已长成了青年的模样。
 
一别经年,又是一年。
 
  
 
 

六月大暑,腐草为萤宵烛*明。
 
“你这次什么时候走?”清酒一壶壶下肚,格瑞看着满塘盛开的荷花,不得不说对于玩乐这种事,金比他了解多了,挑眼望去,岸的另一头点点荧光,如梦如幻。
 
金执起酒壶又填了一杯,晃着杯中酒,看着格瑞笑道:“不走了,为什么要走?既然放不下,我又何必去找那不存在的双全法。”
 
闻言,格瑞转过头来,看向那温润如玉的碧蓝眸子,不由地也笑了起来:“你现在,倒是看得比我还要透彻。”
 
“是啊,人,毕竟都是会长大的。不过,我一直都比你看得透!”金自傲一笑,那原本的温润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活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大黄狗。
 
“翩翩世公子,果然还是不适合你。”格瑞放下酒盏无奈一笑,探出手指在他的脑门上弹了弹,就像当初一般。
  
>>>
  
“格瑞格瑞!快来啊!!!”十二三岁的小少年特有的清亮声音从林子中传了出来,隐隐带着兴奋。

格瑞踩着林子里不知多少腐/败杂草与落叶织成的植被,一脚深一脚浅地向着远处朝他挥手的金发少年走去,看来之前脑门儿还没被崩够。
 
不得不说,金真是活泼过头了,不过这样也好,相比秋姐刚离开的那一个月强颜欢笑的金来说,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让格瑞的嘴角也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看!”少年郎看着他逐渐接近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小跑过来,一把拉过他的手腕,朝着河岸边跑去。
 
不用金说,格瑞一眼就明白他要自己看的究竟是啥。那一片的浮浮沉沉,莹绿的光点是载满了梦的记忆。
 
“漂亮吧?”金夸耀般扭头看向格瑞,眉眼间飞扬的神色在荧光下朦胧如幻。
 
忽的,格瑞才意识到,那个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后的,已经长大了许多,他已经不会在自己练剑的时候胡闹地缠着自己,在秋姐离开后,也自个儿拿起了一度厌倦的书籍磕磕绊绊地看了下去,四年,那年他睁眼似乎也在这样一个萤火之森的夜晚,只不过并无心情欣赏罢了。
 
他轻轻勾起了唇角,一向紧绷的线条柔和下来,微微颌首道:“嗯。”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金扬起的笑容更扩大了几分:“送你!”
 
“为什么?”将目光转向金的格瑞脸色带着不容忽视的错愕。
 
“当然是祝你来到我家的第四年啦~”看着从眼前飞过的萤火虫,金抬起了不安分的爪子轻轻笼住,“喜欢吗?这礼物。”
  
>>>
  
“喜欢,喜欢得紧了。”格瑞轻笑出声,晃了晃又空了的酒壶,有些微醺地看着飞越河面渐渐攀升的萤火,“真难为你还记得,十年了。”
 
一遇经年,又是一年。
  
TBC.
  
注:
1.出自帅小天填词的《鱼玄机》
 
2·改自“陌上柳絮倾城雪”
 
3.宵烛:①萤的别名。 ②夜晚之烛。 ③指宵明和烛光,传说为帝舜之二女。

  

评论
热度(22)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千陌鎏(准四党不定期失踪) 转载了此文字

© 千陌鎏(准四党不定期失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