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流魂·千鬼
这里千鬼
混乱剪刀手+小学生文手
三党不定期失踪,明年四月见
略微cp洁癖
目前沉迷凹凸圈
偶尔回顾文野圈
安雷无差,瑞金only
双黑太中,太乱最爱
慎fo
乐于推蓝手
常推
安雷/雷安/瑞金/太中/

【瑞金】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Gold组)

※小红帽Paro
※题目【童话】【谎言】【拥抱】
※那个……虽然似乎撞梗了,不过还是很想写所以写了
※严重OOC,对自己的语文水平表示担忧
※灵感来源歌曲小红帽(可以先听听)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去,微弱的晨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照射在那薄雾之上,折射出一片光晕。

现在的时间还有些早,但看起来这片森林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活动了,许多鸟儿四处的啼鸣,像是在做觅食前的准备运动一般,在这清脆的鸟鸣声中还混杂着各种各样昆虫的叫声。当然还有着另一个与这森林格格不入的由远及近的歌声,那是一个男孩子的歌声。

“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
我把糕点带给外婆尝一尝
她家住在遥远又僻静的地方
我要担心是否有大灰狼
当太阳下山岗我将要回家
同妈妈一起进入甜蜜梦乡
…………………………”

这是一个半大的男孩,有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那是暖阳的颜色,只不过他更喜欢将它们藏在他的红色斗篷下,他唱着歌提着一个篮子,就这么蹦着跳着奔向森林的另一头,这歌是他自个儿编的,不过看他这副模样,任谁也看不出有他担心大灰狼,若问他为何,他铁定会灿烂着一张脸说:“啊,没看到过啊!”

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侧后方从低矮的灌木丛中透出的紫色眼眸。


“这是我的猎物。”格瑞警告似地亮出了他的利爪,于其他狼类与众不同的紫色眼眸透露着冰冷。

狼,一直是群居的生物,然而这只不知从何处迁徙过来的狼一直以来就独来独往,有时甚至从其他狼群的领地中穿越而过。

低沉的嚎叫声从安特与韦德口中转出,然而他们并不敢向他发起进攻,在这一大片森林中,格瑞的实力有目共睹,这并不指在他们狼类当中。

“格瑞!”看着金顺着弯曲小道消失在茫茫林海之中,安特不由得讥讽道,“从两年前你就这样说了,可这猎物活得倒是越来越滋润了。”

“养着。”丢下不敢和他动手的两头狼,格瑞循着歌声远远地跟着金来到了林间的小木屋前。


小小的院落,在森林中圈出一片净土,在他记事起也曾问过外婆为何不搬到镇里居住。老啦,习惯啦,那是当时的回答。

可现在……果然还是有些疑惑啊,但是想要询问,却已经没人可以解答了。

金提着篮子进了小木屋,絮絮叨叨地讲着这些日子在镇上发生的事情。他总是这样,一个人也闲不住。

那自顾自的欢笑声透过单薄的木板传递了出去,散逸在这长满了紫罗兰的院落里。

“唉,外婆,你说姐姐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她去城里工作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我一个人好无聊啊。”一直欢乐似乎永远充满元气的声音骤然消沉了下去,就如同屋外布满蓝天的红霞虽然艳丽,却失去了朝气。


“哒哒哒。”看着被叩响的门扉,格瑞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了。

“谁!”那屋内原本有些低了的声音拔高了几分,带着些许的警惕。

沉思了片刻,格瑞突然有些伤脑,直接说自己是狼,屋内养肥了的猎物不搜把刀来砍死他才怪了。虽然他认为金伤不到他。然而骗他,又不是他所想的。


金透过木板的缝隙看着紫罗兰色的眼瞳,那是他所喜欢的颜色。

他等待着接下来的回答。

他看着那清冽的眼眸闪过瞬间的迷茫,瞬间的犹豫与瞬间的无奈,最后又化为最纯粹清冽的紫罗兰。

“外婆。”

“……噗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格瑞听着在门那边突然笑疯了的金,思考着接下来是在这边等着开门还是直接砸开门。


“咔”

“混蛋!你们两个还能不能好好演啦!”凯莉愤怒地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

“……”而到目前为止依然一脸懵逼的紫堂幻表示,这究竟是谁写的剧本啊,我小时候看的小红帽似乎不是这样的啊……


格瑞最后还是决定砸开门,但他没想到门倒下的那瞬间便被抱了个满怀。

满院的紫罗兰花瓣被风卷起,如梦如幻。

在梦境中爱上你,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
 
 
End.

评论
热度(18)

© 千陌鎏(三党不定期失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