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陌鎏

阡陌流魂·千鬼
文野※家教※月歌※全职※凹凸
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杂食还是cp洁癖的鬼
主吃腐向cp
太中※太乱※all27※郁泪
叶橙※喻黄※瑞金※安雷
BG除原女都接受

【太乱】樱花碎,桃花醉

年龄设置:16岁宰X17岁乱
古风paro,无异能设定
OOC有,语死早,意识流

————————
莫说那些樱花洒了一地,碎了一城,那又怎样?也比不过西城一隅的几株桃树下,一醉千年,一眼万年。
————————

城内的说书先生又开始说他那些儿不着边际的故事了,单那故事的逻辑,分分钟就能找出个十个八个相饽的地方。可茶馆这地的生意,凭这说书先生的坐镇却是强压了街口占据了最优地理环境的那家同行。什么茶道修身,老百姓人家的那管得了这么多儿,听到好人被欺负那叫个义愤填膺,坏人被欺负个个拍手叫好,那管得出现的这人是好是坏,人心是否又是他们所看的这般浅显。这不,满座的叫好声只为了一个日夜家暴的伪君子被杀,那晓得那可怜的女子是才出虎口又入狼口。

“喂!太宰,你叫我来这儿就是看这?”已经放弃剖析这些大人的脑回路怎么形成的乱步将脑袋完全搁置在茶座上不满道,不说这说书先生讲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单他俩的身份怎么也不该混在这平民堆里。

“啊?”听到身旁人这般抱怨,那身着黑色华服的少年微微偏过了脑袋,露出了完美的侧颜,那夸张的表情,似乎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乱步少爷,你不觉得看这些人像猴子一样乱吠很有意思吗?”

真的只能说是完美的侧颜啊,偏转着与桌面紧密相贴的脸庞,乱步将视线落在了被雪白的绷带层层包裹的右眼。

虽不屑于那些庸人打交道,然活于这世上,更何况是他这种善于把握细节线索的人,每每听到关于太宰治的信息总下意识的收集。于是乎,那些妇道人家的八卦,他也了然于胸。只不过,对于这些他只想嗤之以鼻,什么“温柔”、“笑靥如花”……诸如此类的形容词在他看来绝对与太宰治无缘!

那些小姐夫人们一定是被太宰治勾了魂儿……毕竟那家伙画皮的功夫也实在了得,早已层层叠叠的遮掩了坏掉的内脏,可若是认真看的话那眼底冰冷的深潭可是从来没变啊。

“喂,太宰,那只眼睛是好的吧?”这么想着,他也就问了出来。

“诶诶?真是犯规呢~乱步少爷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听到这般问话,太宰治拐着几个弯儿说出了这般调笑的话语。

看着他眼底依旧寒潭般死寂与周围的纷杂明晃晃分成了两个世界,乱步便再也无法坐下去了,烦躁地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揪着太宰治宽大的衣袖就往外拖:“这种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的吧!”

“诶诶诶?”被拉扯得跌跌撞撞,沿途不知磕碰到了多少桌角的太宰治终于跨出了茶馆,“慢点,慢点,很痛呐~”

“就你还怕痛?”矮个子少爷,依旧速度不减地拖着他往大街上走。

“怎么不怕?怕得要死呐,怕得想在那瞬间就完完全全地交出生命,无痛,无感,无意识,这不美好?”还是那种调笑的调调,只不过这次低沉了许多。

蓦地停下了脚步,乱步那如灵猫般碧绿的眼眸深邃了不少:“这就是你追求死亡的原因?”

“……是啊,无痛无感无意识,最接近这种状态的只有……”很久没有听到乱步用这种低沉的声音说话了,太宰治不由得想着。

“别骗人了!”

然而还未等他回味完那段低沉得勾人的话,就被骤然拔高的声音打断了无意识的回应。

转身,跨步上前,乱步抬手就想扯掉太宰治脸上绑着的绷带。

“哎呀呀~乱步少爷就是太聪明了呢~不过,单论身手三个您也比不上我呀。”灵敏地躲过了乱步探过来的手,太宰治夸张地摊手抱怨道,“乱步少爷,有时候太聪明反倒不好呢!”
 

你也很犯规啊,太宰。那毫无生机的死潭总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一番,看不透的东西最致命。总说着我太过聪明这种话,你又何尝不是?可你却放弃了世界,同时又抛弃了自己,在一片虚无中只抓着我,把我当作窥视这世界的唯一途径,是吧?聪明人眼中的世界,总会不同的,你是这么认为的吧?


“呐~乱步少爷~”

“……乱步君?”

“乱步!”

“啊?”停下了脚步,乱步似才有所觉的转头看了一眼被他一路拖走的太宰治。

“没,去哪呢?”

“……”挪不动脚步了,即便对周遭地理环境知晓得一清二楚,就算将自己丢在一个不需要任何交通工具就能回家的狗窝里自己也能爬回家,可若是在没有任何目的地的情况下,问他去哪儿,除了那些点心铺子,自己还真是一个也想不起来*。几番张了张嘴,乱步只能跺了几下脚,嘟囔着不知道。

“……噗,哈哈哈。”鸢色的死潭泛起了些许涟漪,太宰治脸上的笑容也真挚了几分,“能然后乱步少爷不知道的问题还真是意外的简单呢!”

“太宰!”不满地叫了声,乱步却也任由了他反拉过自己的手将热闹的大街甩再了身后。


远了人群,却了几分喧嚣,西城的一隅,宁静悠远,再往深处走去,哗哗的水声倒也传入了耳中,这家伙该不会又想入水了吧?

这般想着却看他转过了一棵古树,向着另一端较为空旷的地方而去,那里似乎离河流远了点?

一点粉意在眼前飘落,抬眼望去,三月的桃花开得正旺,风抚,纷纷扬扬地洒落,在他发间,在他眼中,陌上公子世无双,也无非如此罢了。只是若把这身黑衣换成白衫,不,什么颜色都好,也不至于这般叛世离经了。

许是跑累了,又或许是到达了目的地,反正他就是这般拉着自己一骨碌躺倒在花瓣儿铺成的地毯上。

“喂,太宰。”稍稍用力想从他身上爬起,方才的那一拉一扯,使他整个人都跌入了他的怀抱。

“别动,让我抱着就好。”


乱步君,你真的很聪明啊。

这个世界对于你我来说都是毫无意义,但你我对于彼此却比自身都重要,不,对于还有生之气的你来说,这世间的牵扯远比我大的多呢~

福泽先生的教导真是不俗呢!

啊,真是没办法啊,没法拉你一起殉情啊……


“喂,太宰,摘了吧,都几个月了,早就好了……”

End.
————————
注:
*记得在角色歌BD里的广播剧中有说道,乱步先生下了车站知道路就自己走了,所以其实乱步先生只是不懂得用交通工具而已,并不是完完全全的路痴。

————————
结尾什么鬼……烂尾了……完全写不出那种意境233333,然后在写到后半段的时候总有一种在写双黑的错觉……果然不适合写文啊……瘫……语句各种僵硬……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