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陌鎏

阡陌流魂·千鬼
文野※家教※月歌※全职
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杂食还是cp洁癖的鬼

B萌应援视频!!!!19号有太宰和乱步!!!
——

啊啦~怎么说呢,这个视频整体来说就是太宰的“救赎”吧,不知道怎么形容2333,视频是大约从两个角度,一个是从宰的视角,一个是从芥川的视角。

——

封面制作:Ar泠

——

BGM:世末积雨云(已授权)

本家:av1579079

 ——

群宣:欢迎大家加入 群魔乱舞的卖安利文野投票咸鱼搞事躺尸群:238201496

——
最后,19号太宰和乱步就要参加B萌32进16的比赛了,欢迎有B站账号的小伙伴们投上一票~
呃……今天有芥川……

【小姐姐们的B萌应援视频!附赠太宰先生!!!】

BGM:赵薇——有一个姑娘

B萌传送地址

隔世信误解向剧情脑洞

森鸥外为了坐稳港黑首领之位决定舍弃儿女情长,将尾崎红叶派出去执行九死一生的任务,在一段时间后,宣布她已经死亡。然而,她其实被叛逃的前任干部太宰治所救,太宰劝她放弃森鸥外,他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但尾崎红叶还是在某次森鸥外视察任务时与他相见。

 

相见不如不见,人生若只如初见。

 

(说白了就是挂了?!)

————————

封面制作:Ar泠 @Argon泠

————————

BGM——隔世信

演唱:小爱的妈&五色石南叶

作词:陆菱纱

作曲:莲琊

编曲:Cat_阿柯

和声:HITA

————————
希望有B站账号的能为文豪野犬,在B萌投上一票,谢谢

BGM——江户川乱步角色歌——迷宮解読遊戯(CV:神谷浩史)

——————————

乱步很萌,乱步很帅,乱步是小天使!!!(他是失去双亲,不被任何人理解,走在冰冷孤独当中的天才少年。无人守护,被丢向广大世界的孩子)

——————————

封面制作:Ar泠 @Argon泠

歌词翻译:BH打杂组(已授权)

——————————

希望有B站账号的小伙伴们能为文野投上一票,谢谢

国木田——在侦探社中你有着最高洁也最坚毅的灵魂。——By:江户川乱步(49.5话,翻译:二次元秘店汉化组)

————————

BGM:go on

演唱:细谷佳正

作词:K.K/谷藤律子

作曲:K.K

编曲:K.K

————————

封面制作:Ar泠 @Argon泠

歌词翻译:Sui09

————————

有B站账号的希望能为文野献出一票谢谢

【太乱】樱花碎,桃花醉

年龄设置:16岁宰X17岁乱
古风paro,无异能设定
OOC有,语死早,意识流

————————
莫说那些樱花洒了一地,碎了一城,那又怎样?也比不过西城一隅的几株桃树下,一醉千年,一眼万年。
————————

城内的说书先生又开始说他那些儿不着边际的故事了,单那故事的逻辑,分分钟就能找出个十个八个相饽的地方。可茶馆这地的生意,凭这说书先生的坐镇却是强压了街口占据了最优地理环境的那家同行。什么茶道修身,老百姓人家的那管得了这么多儿,听到好人被欺负那叫个义愤填膺,坏人被欺负个个拍手叫好,那管得出现的这人是好是坏,人心是否又是他们所看的这般浅显。这不,满座的叫好声只为了一个日夜家暴的伪君子被杀,那晓得那可怜的女子是才出虎口又入狼口。

“喂!太宰,你叫我来这儿就是看这?”已经放弃剖析这些大人的脑回路怎么形成的乱步将脑袋完全搁置在茶座上不满道,不说这说书先生讲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单他俩的身份怎么也不该混在这平民堆里。

“啊?”听到身旁人这般抱怨,那身着黑色华服的少年微微偏过了脑袋,露出了完美的侧颜,那夸张的表情,似乎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乱步少爷,你不觉得看这些人像猴子一样乱吠很有意思吗?”

真的只能说是完美的侧颜啊,偏转着与桌面紧密相贴的脸庞,乱步将视线落在了被雪白的绷带层层包裹的右眼。

虽不屑于那些庸人打交道,然活于这世上,更何况是他这种善于把握细节线索的人,每每听到关于太宰治的信息总下意识的收集。于是乎,那些妇道人家的八卦,他也了然于胸。只不过,对于这些他只想嗤之以鼻,什么“温柔”、“笑靥如花”……诸如此类的形容词在他看来绝对与太宰治无缘!

那些小姐夫人们一定是被太宰治勾了魂儿……毕竟那家伙画皮的功夫也实在了得,早已层层叠叠的遮掩了坏掉的内脏,可若是认真看的话那眼底冰冷的深潭可是从来没变啊。

“喂,太宰,那只眼睛是好的吧?”这么想着,他也就问了出来。

“诶诶?真是犯规呢~乱步少爷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听到这般问话,太宰治拐着几个弯儿说出了这般调笑的话语。

看着他眼底依旧寒潭般死寂与周围的纷杂明晃晃分成了两个世界,乱步便再也无法坐下去了,烦躁地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揪着太宰治宽大的衣袖就往外拖:“这种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的吧!”

“诶诶诶?”被拉扯得跌跌撞撞,沿途不知磕碰到了多少桌角的太宰治终于跨出了茶馆,“慢点,慢点,很痛呐~”

“就你还怕痛?”矮个子少爷,依旧速度不减地拖着他往大街上走。

“怎么不怕?怕得要死呐,怕得想在那瞬间就完完全全地交出生命,无痛,无感,无意识,这不美好?”还是那种调笑的调调,只不过这次低沉了许多。

蓦地停下了脚步,乱步那如灵猫般碧绿的眼眸深邃了不少:“这就是你追求死亡的原因?”

“……是啊,无痛无感无意识,最接近这种状态的只有……”很久没有听到乱步用这种低沉的声音说话了,太宰治不由得想着。

“别骗人了!”

然而还未等他回味完那段低沉得勾人的话,就被骤然拔高的声音打断了无意识的回应。

转身,跨步上前,乱步抬手就想扯掉太宰治脸上绑着的绷带。

“哎呀呀~乱步少爷就是太聪明了呢~不过,单论身手三个您也比不上我呀。”灵敏地躲过了乱步探过来的手,太宰治夸张地摊手抱怨道,“乱步少爷,有时候太聪明反倒不好呢!”
 


你也很犯规啊,太宰。那毫无生机的死潭总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一番,看不透的东西最致命。总说着我太过聪明这种话,你又何尝不是?可你却放弃了世界,同时又抛弃了自己,在一片虚无中只抓着我,把我当作窥视这世界的唯一途径,是吧?聪明人眼中的世界,总会不同的,你是这么认为的吧?


“呐~乱步少爷~”

“……乱步君?”

“乱步!”

“啊?”停下了脚步,乱步似才有所觉的转头看了一眼被他一路拖走的太宰治。

“没,去哪呢?”

“……”挪不动脚步了,即便对周遭地理环境知晓得一清二楚,就算将自己丢在一个不需要任何交通工具就能回家的狗窝里自己也能爬回家,可若是在没有任何目的地的情况下,问他去哪儿,除了那些点心铺子,自己还真是一个也想不起来*。几番张了张嘴,乱步只能跺了几下脚,嘟囔着不知道。

“……噗,哈哈哈。”鸢色的死潭泛起了些许涟漪,太宰治脸上的笑容也真挚了几分,“能然后乱步少爷不知道的问题还真是意外的简单呢!”

“太宰!”不满地叫了声,乱步却也任由了他反拉过自己的手将热闹的大街甩再了身后。


远了人群,却了几分喧嚣,西城的一隅,宁静悠远,再往深处走去,哗哗的水声倒也传入了耳中,这家伙该不会又想入水了吧?

这般想着却看他转过了一棵古树,向着另一端较为空旷的地方而去,那里似乎离河流远了点?

一点粉意在眼前飘落,抬眼望去,三月的桃花开得正旺,风抚,纷纷扬扬地洒落,在他发间,在他眼中,陌上公子世无双,也无非如此罢了。只是若把这身黑衣换成白衫,不,什么颜色都好,也不至于这般叛世离经了。

许是跑累了,又或许是到达了目的地,反正他就是这般拉着自己一骨碌躺倒在花瓣儿铺成的地毯上。

“喂,太宰。”稍稍用力想从他身上爬起,方才的那一拉一扯,使他整个人都跌入了他的怀抱。

“别动,让我抱着就好。”


乱步君,你真的很聪明啊。

这个世界对于你我来说都是毫无意义,但你我对于彼此却比自身都重要,不,对于还有生之气的你来说,这世间的牵扯远比我大的多呢~

福泽先生的教导真是不俗呢!

啊,真是没办法啊,没法拉你一起殉情啊……


“喂,太宰,摘了吧,都几个月了,早就好了……”

End.
————————
注:
*记得在角色歌BD里的广播剧中有说道,乱步先生下了车站知道路就自己走了,所以其实乱步先生只是不懂得用交通工具而已,并不是完完全全的路痴。

————————
结尾什么鬼……烂尾了……完全写不出那种意境233333,然后在写到后半段的时候总有一种在写双黑的错觉……果然不适合写文啊……瘫……语句各种僵硬……

B萌来战!

为文野应援!

为野犬干杯!

————————

专注古风,封面搞事x不要被封面骗系列

————————

BGM:上邪

所有悲欢离合

都不过付与说书人

——————————

渣作

【双黑|太中】古风paro

OOC有,语死早

丞相宰X将军中 

文/千鬼

 

[壹]

乘胜追击,一路北上连破了七城,中原中也恰到好处地停下了进攻的步伐。静默地等待着败军的投降书。

 城下将士们的情绪都十分的高涨,对于他们来说中原将军就是军神一般的存在,战无不胜,伤亡数量还出奇的少。他们都觉得就算再继续打下去也没什么的,然而令行禁止,他们也只能压下跃跃欲试的心情。

 “嗤。”轻哼一声拂袖离去,这个场面究竟有多少是自己的功劳,又有多少是那只青花鱼的功劳就连中原中也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贰]

 “四城、黄金万两、名马万匹……”一系列的条例似一把刀将使者的内心剐得鲜血淋淋,却不曾触及底线。中原中也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却不曾开口驳回的使者,脸色也跟着阴沉了起来,蠕动了下双唇,似要再度索要些“赔偿”。然而脑海中掠过的那张嬉笑的脸庞使他硬生生扼制住了这种冲动。毕竟那人的计划从来就没有出错过,这些可都是血泪的教训,违背他的意志——三万条鲜活的生命。

 “班师回朝!”身后是威仪的城楼,此地居战略要地,东西两面巍峨山岳,不得不说是成为战争堡垒的好地方。可是这些都不是他考虑的事情了。看着使者如释重负地翻身上马绝尘而去,中原中也不得不承认那人总是把人性把握得分毫不差,每每都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

 

[叁]

 “哦!中也——欢迎回来。”

 中原中也看着城门口看似庄重的仪仗,脸色再度阴沉了三分,那站在所有人前面带着古怪笑容的家伙,正是自己平生最不想见到的青花鱼。

 世人皆道,丞相太宰治与将军中原中也情同手足,每每中原将军出征归来,总要在城门口迎接。然而却没人知道,那只是这家伙想早些嘲讽他罢了。

 行待他走近,太宰治反凑上来了几分,在他耳边轻笑道:“呐,中也,三万,三万哦~”

 无论过去多久他依然拿着他平生最惨烈的一战说事。

 “太宰治——”中原中也低声吼道,他真的恨不得撕碎了眼前这碍眼的青花鱼,然而,在这城门口众目睽睽之下,他还真拿他没办法。

 

[肆]

 褪去一身官衣,还未等他休息片刻,吱呀的开门声便已响起。

 无须多问,一定是太宰那家伙了,也只有那个家伙才会避开所有的明卫、暗卫摸到他房门口,却又弄出声响让他知晓。

 不想理会太宰治,中原中也阖上双眼,穿着中衣一头倒在了床上。

 “呀!别那么冷淡嘛~要知道王朝上上下下都说我们的关系很好呢~好歹做做样子让其他人看看啊~”

 “滚你的太宰!老子的房间里哪来的第三人!”还未等太宰治靠近他的床,中原中也蓦然睁开双眼,抽出脑后枕着的高枕朝太宰治砸去。

 抬手,轻松地截下当面袭来的高枕,太宰治一声轻笑,顺手将高枕丢回床上,一个俯身,将中原中也禁锢在双臂之间,温热的鼻息轻抚过他的耳廓:“既然没有第三人,那不是很好吗?”

 

【PS:情人节快乐,写不下去了,就这样!这里只是只纯洁的萌新】

【首发百度贴吧】

【武侦全员】元宵

语死早,OOC严重,文本格式清奇

BSD圈内大神多,萌新瑟瑟发抖。

能接受以上再往下看……

————————————————

————————————————

【元宵贺文】

(和往常一样来到武装侦探社的门前,听从昨天下班前国木田前辈的吩咐,中岛敦并没有在宿舍吃了早餐。今天是元宵节,然而在他的记忆中完全没有这个节日的存在,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推开门。)

 

(晨风透过半开的窗子携着甜腻的香味吹拂过中岛敦的脸庞。)

 

中岛敦:(抬手)早……

 

(然而还未等他将后面的话语吐出,一声有气无力的抱怨便率先夺去了他的目光。)

 

乱步:(将上半身的重量完全交给了桌子)啊——本名侦探快要饿死了!

 

(有些模糊不清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出)

 

直美:马上就来,久等了,乱步先生。

 

(直美拿着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一碗碗的红豆粥)

 

直美:啊,敦和小镜花你们来啦。

 

敦:啊?(回过神)嗯,早上好,各位。

 

(听到直美说镜花的到来,乱步突然直起了身子。)

 

乱步:小镜花~过来过来……(挥手)

 

敦:(左看右看)太宰先生呢?

 

国木田:估计又翘班了,不过我宁愿他不来,也别打乱我的工作计划!

 

太宰:国木田君——(“啪”的一声,国木田的笔记本电脑被突然合上。)你这么说真让人伤心呢~

 

国木田:混蛋太宰——你什么时候来的!

 

太宰:刚刚来的呢~

 

——————————

贤治:(趴在桌子上)好饱好舒服啊——

 

乱步:(戳……戳……戳红豆)国木田君~吃不下了……

 

国木田:乱步先生,以后吃不下就不要打那么多了。(拿过来吃完,转身继续工作)

 

直美:哥哥~哥哥~多吃一点嘛……(半倚在谷崎身上,举着汤勺喂他)

 

谷崎:别别别……我吃……吃不下了。(往后躲闪)

 

直美:哥哥~~~

 

敦:(黑线,扭头看向镜花,在她的面前已经堆了五个空碗)镜花酱吃饱了吗?

 

镜花:好吃……

 

敦:(扶额)

 

太宰:(盯着第二碗红豆粥)国木田君~我吃不下了~

 

国木田:吃不下就不要打那么多!自己想办法!不要浪费粮食!

 

太宰:国木田君~真的吃不下了~

 

国木田:你这个经费浪费装置!!!

 

——————————

(圆月皎洁,与下方的灯火交相辉映。)

 

太宰:国木田君~今天这种日子就别工作了……

 

国木田:还有三分钟才到出门的时间。

 

敦:……

 

——————————

敦:哇——好漂亮,好热闹!「在过去的十八年里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氛围。」

 

(红火的灯笼照亮了每一张笑脸,舞龙舞狮的喧闹从中华街的街头传到了街尾。)

 

镜花:这个。(扯了扯中岛敦的和服衣袖,镜花将目光落在了一个兔子灯笼上面。)

 

敦:想要?

 

镜花:嗯。(用力点了点头)

 

敦:(笑着拉着镜花走了过去)好的。

 

——————————

与谢野:还真是热闹呢,可惜没有重伤的人啊。(目光从身旁的行人身上扫过)

 

谷崎:与……与谢野医生……这种日子就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了……

 

乱步:(挥手)嗨~这里这里。

 

国木田:乱步先生,不要脱离队伍。(快步走了过去)

 

(甜腻的糖浆包裹在纤细的竹签上,跟随着艺人的手灵巧地翻飞。)

 

国木田:糖人?

 

直美:哥哥~我也要~

 

谷崎:好好好……

 

【PS:写不下去了……OOC严重。】

【注:日本的元宵节称为小正月,明治维新后改为格里历1月15日,习俗有迎年神、祖灵,祈求丰收,有在早上吃红豆粥的习俗。但部分地区仍然在正月十五过。而横滨中华街华人聚居地是有花灯展的。】